科普宇宙知识大全_元宇宙行业科普_科普宇宙行业元素有哪些/

2021年12月,深圳科幻周闭幕式上播放宣传视频。 (受访者供图)

“一百年后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?”

“我会把我的思维方式数字化,输入到电脑里。” 一位研究人员在放置实验设备的工作台上举了一个例子。

“将会有一些飞行汽车,”穿着白色双排扣外套的厨师想象道。

“你可以让自己直接生活在虚拟世界中,或者成为一个机器人。” 一个戴着黑框眼镜、系着红领巾的男孩接了电话。

首届深圳科幻周前,组委会工作人员走访市民,记录他们对未来的幻想,并将本届科幻周的主题定为“百年深圳”。

2021年12月11日,科幻周落下帷幕。 受疫情影响,11月13日开始的科幻周延长为“科幻月”。 在原创科幻艺术展、“晨星杯”颁奖典礼等活动的基础上,组委会组织了观影会、论坛,并邀请科幻作家进校园开展两场科普活动。 科幻周组委会主席马国斌认为,这是中国第一个真正的科幻节——面向大众,而不仅限于科幻文学界。

科幻周由科学与幻想成长基金(以下简称科幻基金)主办。 2014年,马国斌出席中国科幻星云奖、银河奖颁奖典礼,结识了刘慈欣、王晋康等中国科幻作家。 一个月后,他们告诉马国斌,还有一个奖项要在北京颁发。 他以为自己会在那里遇到新朋友,但当他去了那里,却看到了熟悉的面孔。 马国宾汉:“中国科幻怎么了?美国有2亿人口,2000个(科幻)作家。我们有134亿人口,有出版能力的(科幻作家)十几个人。(如果这样下去的话)我们以后的孩子只能读外国的东西,读不到我们自己的东西,一个没有想象力的民族是可怕的。”

次年,分别有投资和孵化经验的马国斌、马跃鹏与几位科幻、慈善、艺术领域的合伙人发起成立了专项慈善基金,支持科幻产业的发展。 从今年开始,他们推出了“晨星杯”中国原创科幻大赛,陆续覆盖文学、美术、电影行业。 与以往科幻界大大小小的奖项不同,“晨星杯”注重发现未曾见过的作品和人才。 参赛者甚至不需要提交完整的作品。 如果大纲和示例章节被选中,他们可以获得资助。

本届“晨星杯”颁奖典礼在深圳蛇口元宇宙创新实验室(科幻创新中心)举行。 该创新中心由科幻基金会与米图数码联合成立。 拥有数字美术馆、元界平台、新媒体实验中心等多个功能区。 科幻基金会秘书长陈慕青表示,米图数字在区块链和数字收藏品领域有一定的积累,这也是基金会选择与其合作的原因。 不过,元界创新实验室才成立一个多月,尚未打造出足够的硬件环境。 目前还是1.0版本。

科幻基金会在讨论今年的主题时,其方向之一就是“元宇宙”。 美国时间2021年10月28日,Facebook创始人马克·扎克伯格正式宣布,公司将更名为“Meta”(英文名Metaverse的前缀)。

马国斌认为,提出元宇宙是“时间问题。从他的战略布局来看,今年不宣布,明年就会宣布。如果不宣布,微软可能会宣布,因为对方也做出了同样的事情。”

元宇宙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唬人,这是科技圈和投资圈常用的方法。 “主要是在美国,每年到一年半必须有一个新词来引导投资和技术研发的方向。所以从我们从业者的角度来看,我认为‘方形宇宙’也会起作用。”每当一个新词出现时,这个世界就会(看起来)来自那个世界,但实际上仍然来自这个世界。当然,这些新词会促进新的投资。只有在某个领域大量投资。 “这个阶段我们能否实现下一阶段(进展)。这是合乎逻辑的。是的。” 马国斌说。

陈朝阳担任元界创新实验室运营专员。 他认为,元界今年之所以突然被关注,是因为目前5G技术、人工智能等基础设施已经基本准备就绪,目前正处于概念落地阶段。

虚拟宇宙概念流行后,以它命名的机构和团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 早在10月13日,元界工作委员会就在北京成立。 这是第一个全国性的元宇宙组织,专注于概念推广,为不知道什么是元宇宙的企业提供培训。

近日,元界区块链游戏骗局被曝光。 号称能“赚钱”的链游,要求用户将真实货币兑换成虚拟货币,再兑换成游戏发行的游戏币,并用游戏币购买装备、土地等,由游戏公司控制游戏中物品的价值,然后由玩家买卖。 很多链游本质上都是小型网页游戏,开发成本极低。 有些类似于庞氏骗局,用后来者投资的钱来补充先行者的利润。 当游戏公司赚得差不多了的时候,它就跑了。

马国斌表示,对于科幻基金会来说,能否推广虚拟宇宙不是它关心的问题。 核心在于科幻文化的传播。 虚拟宇宙可以提高公众对科幻小说的关注度。 “未来大家都会熟悉科幻作品。”

科普宇宙知识大全_元宇宙行业科普_科普宇宙行业元素有哪些/

2021年12月11日,“魔方世界:中法科幻艺术大师联展”在深圳科幻周主会场元界创新实验室展出。 (受访者供图)

用沉浸式戏剧普及航天科普

当陈慕晴带着科幻爱好者第一次参观科普基地时,她发现人们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认知差距。 有些人不知道卫星是什么样子,需要她提醒他们,他们看到的就在眼前。 航天等高科技产业离普通人很遥远,科普让人们的距离变得更近。

“我们其中一个板块就是科普、融入大众,希望常态化,成为一种可以理解、可以触摸、可以互动的状态。” 2021年9月,基金会决定成立创新中心,一方面推动科幻产业化。 一方面,为科普提供互动场所。

元界创新实验室是科幻基金建设创新中心的第一站。 扎克伯格正式宣布更名,最终让他们敲定了名字。

元宇宙创新实验室由米兔数码运营并提供技术支持,科幻基金会提供内容产品,并将多年来挖掘的艺术作品出口到世界各地。 陈慕青说:“我想让国外看到中国的科幻内容,让他们知道。 我们也有科幻公司,审美水平也比较高。”

科幻基金会计划寻找不同行业的合作伙伴,建设不同主题的创新中心。 比如,确定与深圳航天东方红卫星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深圳东方红)共建“未来航天”创新中心。

2020年,通过南山区科协(以下简称南山区科协)的介绍,科幻基金与深圳东方红取得了联系。 该公司是名副其实的航天国家队。 2007年,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与深圳市政府首次启动战略合作,在深圳建立航天基地,发展以微型卫星为重点的航天产业。 2008年,深圳东方红应运而生,致力于微型卫星的商业化发展。

走进覆有特种玻璃的卫星大楼,参观了科普基地和生产线。 看着眼前的卫星,马国斌等人大吃一惊。 他们没想到深圳还有一家集研发、制造、生产、运营、管理于一体的商业卫星公司。 的。 科幻基金会早就有发展航天主题项目的想法,而东方红的科普经理林彦锦对科普工作极其热情,两人一拍即合。

此后,双方进行了多轮合作。 本届科幻周期间,东方红主办了“科幻航天+”支线活动,并举办了以“追星者”为主题的分享会。

接下来,科幻基金会计划孵化并实施航天主题剧本。 “无论是航天科普还是科幻,都是非常好的题材,我们计划以后和他们一起拍一部沉浸式剧,是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,没想到也被接受了。” 科幻基金会理事长马跃鹏说。

此前,科幻基金会曾联合作者、舞台导演、演员、科幻爱好者,举办了一系列以顾石科幻小说《大脑赌博》为蓝本的剧本朗读会。 这是科幻基金孵化的首个“沉浸式互动剧”项目。

林彦锦表示:“沉浸式戏剧作为科普的一种形式,是我们多次合作后的新尝试。它与传统的剧本杀形式不同,戏剧的沉浸感更强。主要原因是考虑到科学性。”科普活动要“脚踏实地”,通过青少年喜欢听、喜欢看的方式搭建良好的对话渠道,这样才能将我们想要传递的正能量和知识传递给孩子们尽可能完整。”

在科普过程中,给林彦锦印象最深的是,现在的孩子知识面广,信息渠道多元化。 两年前,她和她的团队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。 那时,孩子们已经开始关注火星了。 现在他们会问,与美国SpaceX的一些研究成果相比,中国相应的进展。 “孩子们知识的广度和深度促使我们普及航天科普不仅要了解卫星、火箭的工程技术,还要了解地理。毕竟航天是一个系统工程,我本来学的是电子信息工程,所以我在和孩子们互动,解答他们的问题,当我有疑问的时候,我的知识面就得不断拓展。”

深圳东方红所在的南山区高新技术单位聚集,为科普科幻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资源。 南山区科协的工作就是整合这些高科技资源并加以普及。

11月6日,“青少年科技嘉年华”在深圳市创客工厂科技有限公司举行,青少年操控机器人踢足球、体验无人机,并使用激光切割机、3D打印机制作属于自己的专属礼物。 南山区不少科普活动都采取了类似的方式:科协统筹活动,高新技术企业、重点实验室、科研院所提供产品技术讲解、就地取材。

深圳东方红还承办了科协的一些科普活动。 “青少年科普之旅”邀请小朋友和家长参观航天科普基地。 卫星模型总工程师参加了“博士论坛”,主要针对成人。

“科普和科幻小说密切相关。” 南山区科协常务副主席尹明华说。 “只有做好科普,提高科学素质,才能产出高质量的科幻小说。科幻作品趣味性强,能够激发读者的好奇心和求知欲,主动了解和学习其背后的科学知识。” ,所以这也是一种有效的科普方式。”

科普宇宙知识大全_科普宇宙行业元素有哪些_元宇宙行业科普/

2021年,深圳东方红对航天科普基地进行了升级改造,将其外观改造成太空舱的风格。 (受访者供图)

提醒人们保持好奇心

林彦锦深入科普工作四年多了。 社会团体经常参观深圳东方红科普教育基地。 林彦锦现场向他们讲解卫星模型和产品组件,对模型功能、背景故事和应用场景非常熟悉。 在她看来,科普的意义不在于传递多少知识,更多的是提醒人们保持好奇心和探索欲望。

科幻基金设立的初衷与此类似。 “科幻小说更多的是一种文化现象,传播给大众,是能够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的科普载体。”

2015年,微软邀请了8位科幻作家参观其顶级实验室。 这些作家根据对大数据和智能机器人的观察,创作故事,写出了科幻小说集《未来愿景》。 然后,工程师们根据作家想象的未来场景开发了科幻小说。 产品。 2019年,法国国防部成立“红队”项目,聘请12名科幻作家和艺术家以及一支军事科技团队,帮助法国预测2030年起技术、经济或社会变革可能引发的军事争端到2060年..

“科幻小说是科学技术的先行者”。 科幻基金会成员将此视为弘扬科幻文化的基石。 在创新创业氛围浓厚的深圳,企业也需要科幻的辅助来增强前瞻力。 五年前,蓝虹科技有限公司依托华大基因,以第二届晨星科幻文学奖为平台,成立基金会并设立特别奖项,挖掘具有基因题材潜力的科幻作品。

科幻给企业带来新鲜血液,企业也相应地推动技术发展并影响公众。 “如果一个公司没有创造力,灵感就会来自读科幻小说、看科幻电影。” 马国斌指出,从这个意义上说,科幻小说如果仅限于文学,就无法发挥影响社会的力量。 所以,科幻一定要定位在工业界。

晨星奖自2015年设立以来,在文学、美术常设奖项的基础上,几乎每年都会根据未来趋势和行业热点新增新奖项,以发现电影行业的优秀作品和创作者、互动叙事、剧本杀等领域。 ,然后孵化输送到相关产业。

这就是科普和科幻小说务实的一面。 务实的一面更加隐秘,但其影响可能更加深远。 林彦锦在培训新员工时,看到这些年轻人对航天的向往。 然而,航空航天业受到其他高薪行业的影响,他们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中很可能面临现实的选择。

“光靠感情是不可能的,没有感情更不可能。如果你(只)做工作,你可能做不了很长时间。只有把它当成事业来做,你才能找到工作。”方向和目标不要混淆。” 在林彦锦看来,科普、科幻,是对世人的一种支撑和安慰。

林彦锦提到《月球之旅》,它诞生于1902年,这是世界上最早的科幻电影,与航天有关。 她觉得特别酷。 在那个时代,登陆月球还是科幻小说,但现在已经成为现实。 “科幻小说的生命力来自于它有科学依据、可以实现,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钱学森三十年前就在虚拟宇宙中开始了解Virtual Reality(虚拟现实技术)。 1990年,钱学森写信给时任国家863计划智能计算机专家组组长王成。 钱学森在信中提到,Virtual Reality可以译为“精神境界”,并表示他特别喜欢这个名字,因为它有“浓浓的中国味”。 随着虚拟宇宙风潮席卷而来,钱学森写的几封讨论“精神境界”的书信出现在公众视野并引起关注。 在中国航天报的相关推送文章中,有网友留言:“‘精神境界’这个词选得真好,强烈推荐使用。目前的技术恐怕达不到这两个境界。”字。 ”

南方周末记者 朱媛

作者 admin